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十三集 第一章

时间:2018-06-18
昏暗的灯光下,二叔和六子三人面面相觑。
  角落里,陈有和的尸体直挺挺躺在地上,脖子上的一道深深伤口上的血液已经渐渐凝固了,屋里死一般的寂静,只是偶尔听到灯花爆起的声响和四人小心翼翼的呼吸。
  「二叔,真是公堂主……」
  半晌,还是六子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静,可话刚起了个头,就被二叔打断,他对另外两个小子肃容道:「你们都给我听仔细了,管他娘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今天的事都和你们无关,现在就回家,好好睡上一觉,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他娘的给我忘得乾乾净净的,陈有和说的话,全给我烂在肚子里,听明白了没有?」
  两人诺诺,转身离去。方行了两步,二叔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寒光,身子猛然窜起,篾刀奋力一送,便将一人刺了个透心凉,随即弃刀不顾,左臂拉住另一人的后衣襟狠劲一拽,右手闪电般地掐住了那人的喉咙,只听「喀嚓」一声脆响,那人「呵呵」叫了两声,脑袋一歪,顿时嚥了气。
  身手不弱,心肠够狠!我暗忖。
  陈有和的话,对我来说只是相当重要的情报,可对大江盟而言,却是必须加以遮掩的内幕。
  因此,二叔原本想放陈有和一条生路好嫁祸慕容世家的设想变成了要他命归黄泉,而知道了不该他们知道的内幕的小喽啰自然也是死路一条。
  「二、二、二叔……」六子似乎被眼前的剧变吓傻了眼,惊恐地望着那矮胖汉子,哆哆嗦嗦地几乎说不出话来。
  「六子,帮我上院里挑桶水来。」二叔喘着粗气道,显然,一下子搏杀两人耗费了他大部分的功力:「别怕,我是你二叔,永远……是你二叔。」
  六子一步三回头地挪到院子里,等安然到了院子,他犹豫了半天,几次迈腿朝大门口而去,却几次都放弃了,最后还是挑了桶水回到屋子里。
  两人把三具尸体装进了麻袋,把地面沖洗乾净,二叔从床底翻出二十几两银子,塞进了六子手里。
  「六子,二叔今儿是坏了堂里的规矩,不过,谁让我把你当儿子看哪,虎毒不食子啊!」二叔脸上现出几分慈祥来:「癞子头他们两个失蹤了,大概没人过问,可陈有和毕竟是个有家有业的人,他一失蹤,家里定要报官。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是知味斋,那里八成有官府的眼线,李之扬这王八蛋人又鬼精鬼精的,一旦知道你当天在知味斋露过脸,準会怀疑上你,到时候,不仅是官府要抓你,堂里也放不过你。」
  「那……二叔,你想让我离开杭州?可、可我哪儿也不认识,能上哪儿呀?」
  「打听道你总该会吧!」二叔歎了口气:「明儿一清早你就出城,向西南去富春县城,找屠字铁铺的老屠头,屠夫的屠,就说是我方胖子的侄子,来学手艺的,老老实实待上三年五载的,等这边事情过去了,你再回来。有了手艺,自己开家打铁铺子,也算是个出路。」
  听二叔安排好了六子的去处,我倒不急于把六子交给李之扬了,反正他身上并没有多少秘密,抓他也易如反掌。而这个方胖子九成九是大江盟的情报部门鸿雁堂的骨干,倒是可以试试能不能搾出点油水来。
  鸿雁堂是大江盟最神秘的部门,而堂主「秋霜剑」苏秋则是大江盟最神秘的高手,我去过江园多次,却从没见到过她,甚至连李岐山都不知道她的真实面目。
  六娘对这个女人也不甚了解,只知道她十年前突然崛起,又突然隐退,成了大江盟的重臣。很明显,六娘的人马对鸿雁堂的渗透并不成功,而我得不到合适的机会,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让大江盟抓住什么把柄。
  总算老天有眼,今儿让我窥到了大江盟的破绽……
  方胖子独自坐在屋里陷入了沉思,六子已经离开了很久,他才慢吞吞地换上另一套夜行衣,外面又披上了一件羊皮袄,从枕头下摸出一把短刀别在腰间,犹豫再三,还是毅然走了出去。
  我远远缀在他身后,看他熟练地利用墙壁和树木的黑影来掩饰自己的行蹤。足足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巷子越来越狭窄,周围的房屋也渐渐变得破旧,他才在一户宅院门口停了下来。
  看看四下无人,方胖子甩出飞爪,借力翻过了院墙。院子不大,一台石磨、一座柴火垛子和一个简陋的驴棚就佔了一大半地方,余下的则铺满了笼屉,院子里瀰漫着一股豆子的香气。
  躲在柴火垛子旁的我听到西屋里传来的如雷鼾声,心下不由暗吃一惊,楚亮自然不敢留宿白寡妇家,难道真是被陈有和窥到的公岐山?
  可方胖子却置若罔闻,一直走到了房门口,他才停下脚步,脸上阴晴变换了数次,终于拔出了短刀。在门上摆弄了几下,房门顿时开了一条细缝,他轻轻一推,随即闪身进了屋内。
  「谁……」
  东屋里传来一声迷迷糊糊的问话就没了声响,随后,西屋的鼾声也突然止住了。过了不大一会儿,东屋传来了衣帛撕裂的声音,伴着方胖子压抑着的愤怒吼叫。
  「臭婊子、贱人、烂货!娘希皮的,在老子面前三贞九烈,掉头你就偷汉子!操,我让你偷!」话声突然戛然而止,半晌,才听他长长出了口气:「妈的,还真他娘的紧!怪不得老四拿你当个宝贝,弟兄们多看一眼都唧歪半天!嗯……呼……」
  急喘了几声,方胖子复道:「公岐山这个王八犊子,连自己弟兄都捨得下手,不过……还真他娘的值!」
  我先看了一眼西屋,除了两个孩子,就是一个蠢壮的妇人,想来鼾声就是她发出的,方胖子对此一清二楚,看来对宅子的情况相当了解。
  摸到东窗下,捅破窗纸一看,方胖子正光着屁股压在一个女人身上蠕动着,女人的脸被方胖子挡住了看不见,可两条被擎在空中的光溜溜的大腿却是修长而匀称。
  女人自然是豆腐西施白寡妇了,被点了穴道的她不仅叫不出声来,就连反抗都显得有气无力,身子的扭动,反是助长了方胖子的乐趣。
  「贱货,被人强姦都这么兴奋!」方胖子使劲将女人的大腿压开,屁股筛糠似地快速抽动:「看什么?老子就是方大洪,你连正眼都不愿意多瞧一眼的方胖子!哼,想不到吧!你看不起我,我还不是照样操了你!不,不是操你,我这是……这是替老四管教你,你这个千人骑万人跨的淫妇!」他狠狠地向前顶了几下,恶狠狠地道:「娘希皮!帮里多少好弟兄都毁在你手里了呀!」
  听他话里隐隐透着一丝疯狂,手好像也换了位置,似乎是掐住了女人的脖子,我暗呼一声不妙,这个白寡妇和方大洪都是眼下用得着的人,我可不想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现在就上了西天。
  起身刚想闯进去,却听院外传来一阵极轻的脚步声,我心中一动,连忙闪身躲在了旁边驴棚的阴影里,转睛朝院中望去。
  随着墙头银光一闪,一道人影落在院子里,来人高大壮硕,轻功又不算高明,落地便发出一声闷响,屋子里的方胖子似乎听到了响声,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公岐山,正要找你,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看清楚来人的模样,我心头不由一阵大喜。
  来人正是大江盟刑堂副堂主公岐山!他四下瞧了瞧,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便往屋里走来,可离门还有丈远,他突然停了下来,侧耳倾听了片刻,眉头一皱,悄无声息地缓缓拔出了袖中短刀。
  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刚踏进屋子半步,一道寒光便当胸刺了过来,公岐山短刀一横,两刃相交,发出清脆的响声。
  方胖子蹬蹬后退了两步,复又团身冲了上来。两人兔起鹘落,交手了三四个回合,公岐山毕竟是名人录上的高手,方胖子不是对手,被他一刀刺中,不由闷哼了一声,不敢恋战,反身退回了东屋。
  「姓公的,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这娘们!」
  「你是哪个道上的……方大洪?!方老二,你疯了,你看你在干什么?!快把弟妹放开!」认出袭击自己的竟是帮中弟兄,公岐山不由怒喝道。
  「我干什么?你姓公的来这儿干什么,老子我就来干什么!怎么,害怕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啊!你害怕什么?娘希皮!」
  「方大洪!」公岐山冷哼了一声,沈声道:「你是不是干篾匠干太久了,想让我帮你温习温习帮规啊?」
  「帮规,你也好意思跟老子讲帮规?我且问你,帮规第二条是什么?第八条又是什么?!」
  「你既然知道,那还不快把弟妹放开!」公岐山并没有慌乱,冷静地道。
  「你是想杀我吧?」方大洪冷笑道:「姓公的,咱们认识十好几年了,谁不知道谁呀?你当我是孙平、郝通那两个冤死鬼吗?告诉你,老子既然敢来,就不怕你杀人灭口,没点后手,这十几年鸿雁堂老子岂不是白混了!」
  听方大洪说出孙平和郝通两人的名字,公岐山半晌没吱声。
  我凑近窗户向内望去,就见方大洪躲在半裸的少妇身后直盯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公岐山,明晃晃的短刀就架在少妇的脖子上。
  那少妇眉眼生的颇为俊俏,胸前双丸更是丰满得几乎可与宁馨和无瑕比肩,虽然被吓得花容失色,可眼角眉梢却隐隐透着一丝春意。
  还真是个美貌的小娘呢!我恍悟,难怪这些粗汉为之争风吃醋。
  「不愧是鸿雁堂数一数二的高手!」公岐山沉吟良久,方开口说话,语气已是较方才大为和缓:「老二,我自认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知道你是从何处看出了破绽?」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是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公岐山自嘲地一笑,随即道:「换作五年前,你还是鸿雁堂执事的时候,能够侦知此事,我也不那么奇怪。可现在,你手下大概不会超过四个人,而且还都是些生瓜蛋子……」
  方大洪自然不会任由公岐山试探自己,可听他提起往事,眼中还是禁不住闪过一道怒色,脱口骂道:「娘希皮!就因为你们这帮卖屄卖屁股的马屁精,老子才落得今天这般田地!」
  「那没我的份!我就是想卖,这副模样也没人喜欢,老二,你我可是同病相怜啊!」
  「和你同病相怜?你可是堂堂刑堂副堂主,大江盟里说抓谁就抓谁的主儿!我方胖子何德何能,敢和你同病相怜?」方大洪讥笑道:「不过,你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何苦哪!」公岐山看了看方大洪,又望了一眼白寡妇,突然微微一笑,反手拉过一把春凳坐了下来,好整以暇地道:「老二,你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做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了?」
  见方大洪瞪眼要说话,他一伸手:「老二,你先听我说,我知道,你和徐善交情非浅,明明心里喜欢聪儿,却因为徐善的缘故,一直把它藏在心里,就算徐善死了,你也没有什么非份的举动,沖这一点,我敬你,你是条汉子!我也能理解,你一旦知道聪儿她除了徐善之外,还有好几个男人,心里定是失望愤怒已极。可眼下,聪儿她人你已经得到了,藏在心底的心愿已经实现了,难道,你就真忍心要了她性命?老实说吧!我不怕你的后手,江湖之大,哪儿找不出个让我容身的地方?怕只怕你伤了聪儿罢了!」
  听公岐山一口一个「聪儿」叫着,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可方大洪却真的有些意动,只是嘴上不肯退让:「少废话,老子就是不想活了,就是想出了这口恶气!」
  「老二,你我都是四十岁的人了,做这意气之争,值得吗?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大家一齐见阎王好,还是抱着聪儿快活好,你总该能分个清楚吧!」
  「放屁!」方大洪顿时又来了气,骂道:「让老子看你们这对姦夫淫妇快活,还不如杀了我!」
  「老二,看来你并不完全清楚事情的原委啊!」公岐山轻歎一声:「知道我为什么杀孙平和郝通吗?」
  「吓,你们刑堂这几年还真长出息了,杀人知道找理由了!」方大洪忍不住讥讽道。
  「老二,我知道你一肚子怨气,可当年落井下石的并没有我公岐山吧!」公岐山越发笃定,从容道:「旧事暂且不提。去年年底,盟中考核执事以上的干部,有人反映孙平和郝通的形迹有些诡异,怀疑他们暗中勾结慕容世家,盟主便责成我来调查此事,我并没查到两人有叛帮的行为,隐匿行蹤只是为了私会一个女人……」
  「慢!」方大洪突然打断了公岐山的话头:「你说,是去年年底?」
  公岐山点点头:「你别急,听我说。老实讲,帮规虽有规定,严禁姦淫妇女,可单单为了这么点事儿,就要了盟中两个得力干将的性命,我也于心不忍。何况,这事儿发生了又不是一天两天,若是强姦的话,早该报官了,我就想去会会这个女子,问问事情的真相;若是和奸,帮中可没有明令禁止,刑堂自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那时我还不认得聪儿,我虽然早听说徐善娶了个美貌媳妇,可以前从没见过。这一见,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女人,以往二十多年我他妈的算是白活了!老二,你也知道,我家里三个婆娘也算个美人儿了,可跟聪儿一比,简直是味同嚼腊!」
  我不由得多看了白聪儿一眼,这妇人梨花带雨的着实妖娆,可比起竹园女子来,却颇有不如,公岐山是大江盟的重要人物,见多识广,白聪儿能迷了他的心窍,或许她有着不为人知的内里好处吧!
  公岐山见方大洪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便续道:「聪儿这样的宝贝,我自然想独佔,就想借调查之机,拿到孙郝两人的把柄,好让他们知难而退,于是也不与聪儿说破,準备捉姦在床。可等到捉姦的时候,却发现孙郝两人和聪儿做成了一处,我妒火攻心,一气之下,杀了两人!」
  这正是陈有和当初看到的那一幕,三个大江盟的高手都是满心慾火妒火,谁也没发现柴火垛子里还藏着一个人。
  「做成了一处?这是什么意思?你当时不是说两人意图强姦她吗?」方大洪吃惊地道。
  公岐山朝白聪儿望去,见妇人一脸急色说不出话来,只是拚命摇头,他脸色顿时一变,脱口道:「原来那晚院子里还有别人!」
  方大洪没有搭话,公岐山似乎发觉自己有些急躁,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道:「有人就有人吧!反正老二你也不会留着这么一个祸害的!我说孙平和郝通强姦,只是为了扰乱他们的心思。他们两人都是鹰击堂的好手,一对二,我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其实当时三人的真正情形,用一个『嬲』字形容,最他妈的恰当不过了。」
  「鸟?这他娘的关鸟什么事儿!」
  「该怎么说你好?!老二,当初苏秋罢免你的时候,一大罪状就是你识字太少,适应不了鸿雁堂与时俱进的要求,五年过去了,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说着,公岐山以指代笔,凭空写了一个大大的「嬲」字。
  「你他娘的撒谎!」方大洪看清楚公岐山写的字,顿时暴叫起来。
  「老二,我当时和你一样,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想,聪儿她虽然风流些,可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吧!可慢慢的,我知道了,聪儿她身子特异,一个人根本满足不了她,我也不例外。」
  公岐山露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这不是吃吃喝喝的事儿,真要是吃喝就好办了,大江盟就是再苦,可也苦不到我们头上,一个月拿出个十两八两银子对我们来说还不算什么大事。可人家聪儿有骨气着呢!没看她主动要过男人什么钱,钱几乎都是自己赚来的。不怕老二你笑话,说满足不了她,那是在床上,老子我自诩也是员虎将,可在聪儿身上,没一次能坚持上一袋烟工夫的。她不满足,我心里就不好受,明知道她还有个野男人叫楚亮的,我都全当不知道。」
  方大洪听得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我也觉得匪夷所思,还好公岐山不是白聪儿的丈夫,否则,他可真称得上是天底下头号绿毛大乌龟了。
  「老二,不瞒你说,被你撞破,我真有杀你的心!可现在我就想,这坏事没準儿就变成一件好事了!聪儿那天的表情,摆明了是极喜欢那『嬲』游戏的,我一想起来,就恨不得再找个人来陪聪儿一起快活,可我好歹也是个堂堂的副堂主,这话怎么和别人说?只好闷在心里!今儿好了,咱哥俩谁也不必笑话谁,乾脆鸣锣响鼓地说个明白。你、我,都是极喜欢聪儿的,何不遂了她的心思,三人快活一处?省得肥水流入外人田,白白便宜了楚亮那兔崽子!」说着,目光灼灼地望着白聪儿:「聪儿,你可愿意?」
  方大洪喉头咕噜了两声,忍不住去看白聪儿,妇人双颊生粉,螓首低垂,一副羞不可抑的模样,看上去真像是默许了似的,只是他站在妇人身后,没看到她眼中闪过的一丝厌恶。
  妇人偷汉子,自然也要偷的愉心悦目,公岐山固然有些发福,可他人生得高大威武,仪表堂堂,白聪儿跟着他大概也心甘情愿;而方大洪既矮又胖,那副尊容也是毫无特点,女人委实难生出什么爱意来。
  看方大洪有些动心,公岐山趁热打铁:「老二,这两年我算看透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图什么?不就图个快活吗?以前拚死拚活的,到头来还不是为了别人做嫁衣裳!名声地位、金钱美女统统都是人家的,我们得到什么了?什么都没有!就像你,不过是说了几句苏秋的不是,就几乎被一撸到底,她苏秋凭什么呀?」
  方大洪脸色阴晴不定,沉思片刻,突然出手解开了白聪儿的哑穴,问道:「弟妹,公……公堂主的话,你都听见了吧?你……可愿意?」
  白聪儿低头不语,公岐山却哈哈大笑起来:「老二,哪有你这么问一个女人家的?就算聪儿她心里千肯万肯,这话也没法说出口呀!她不反对,自然就是同意了!再说,都成夫妻了,还叫什么弟妹的!」
  方大洪讪笑了两声,神色不由轻鬆起来,刚来到白聪儿家的那股戾气渐渐消去,架在妇人雪白脖颈上的短刀也滑到了肩头,只是看到公岐山向他走来,他才又紧张起来。
  「公堂主,不是我方胖子信不过你,可这事……委实难以让人相信。」
  公岐山略一沉吟,微微一笑:「老二,方才聪儿大概是被你吓着了,你自然不知道她的好,等会儿,让她好好伺候你一番,你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